澳门大学谈破格录取夺刀少年:我们是认真的

2020-07-06 来源于:法制晚报 阅读:398

日前,备受关注的江西“夺刀少年”柳艳兵、易政勇两人均被澳门大学录取。昨日上午,两名少年均对此“辟谣”,称录取仅是澳大单方面行为,具体去不去他们仍要考虑。此消息发布后引起了舆论巨大反响。

  澳门大学是如何“破格录取”两位学生的?其间经历了什么过程?对此,《法制晚报》记者独家对话了澳门大学内地事务主任汪淇。

  破格录取流程严格曾两次当面沟通

  《法制晚报》(以下简称FW):昨天有消息说,澳门大学方面已经录取两位江西“夺刀少年”,请问是否属实?

  汪淇:此次对于两名“夺刀少年”,我们属于用“破格录取”的方式进行招录。澳门大学一直在内地有招生,而且对内地学生录取时的分数,通常要求高考成绩高于一本线,属于比较高的分数。

  而这次“破格录取”,重点就在于不看他们高考的成绩。

  FW:既然不参考高考成绩,那么“破格录取”是依照什么标准和流程呢?

  汪淇:首先,两位学生在高考前的行为已经体现出了高尚的品德;另外,在他们身体健康并未完全恢复的状况下进行考试,并不能合理反映出他们真实的学习能力。

  澳门大学要破格录取一个学生,并不仅是校长一个人说了算。我们的录取有严格、合理的程序——不仅要学校教务委员会的常务委员会同意,还要得到校领导、各个学院的认可。

  第二,我们会考查成绩之外的情况,包括道德意识、学校表现等。我们先后两次与学生当面交流,也感受到他们比较向往澳大。

  他们是澳大“有感觉”的学生

  FW:澳门大学曾两次派团队前来了解两位学生情况,获得了什么印象?

  汪淇:我想说的是,我们是认真的!第一,是认真对待我们“有感觉”的学生;第二,我们认真对待学校的严格标准。我们第一次去,是对学生有个综合了解——学生的状况、条件是否适合来澳大?真正见面之后,感觉他们“很OK”,只是状态有些疲劳,还在医院休息。

  第一次沟通时,除了我们副校长和我,还有现在澳大读研究生、2008年在汶川地震见义勇为的彭兴强同学,他来介绍澳门的生活。

  FW:你们回到学校之后,就确定要破格招录他俩了?

  汪淇:回到学校后,我们组织了工作组开会讨论。

  对于学文科的易政勇,我们会建议他读公共行政;理科的柳艳兵,建议他学习计算机。考虑到我们都是英语教学,对他们来说有一定压力。所以,我们计划第一年给他们安排英语单独授课。如果需要读5年,澳门大学会为他们免去学费。

  是否来澳大是他们的自由

  FW:你们单方面宣布录取,是否影响到他们的选择?

  汪淇:实际上,除了此次“破格录取”,我们还招收了大量内地学生。澳门大学在内地的招生政策是——单独招生、平衡志愿。我们录取学生并非走高考程序,比如说,一个学生同时被澳大和清华或北大录取了,最终没来澳大,这是他的自由。每年都有类似学生,在澳大和内地学校之间进行抉择。

  而且为了不影响他们的选择,我们在考试后才宣布两人被录取。

  至于他们最终是否来澳大,来接受学业上的挑战,是他们的自由。因为来这边就读也需要“蛮用劲”的,但无论他们是在哪里念书,我都希望他们能保持开心的状态,这也是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的期望。

  FW:余校长说,28日柳艳兵回绝了澳门大学的录取?

  汪淇:实际情况是,我们和柳艳兵、易正勇都有交流,他们也表达想来的意愿。这件事上,他们的压力很大,他俩和家长都有不同的想法,而且变数较大。一方面,柳艳兵确实给我们打过电话,表达过拒绝,另一方面,也向我们表达过想来。所以目前还不好做定论?

  我认为,现在最好的状态是把这件事淡化,让他们静下心,最终做出自己的选择。

  最新进展 “夺刀少年”头部伤口复发

  由于连续多天的高强度复习和考试,“夺刀少年”柳艳兵的头部伤口处发生发炎和化脓等状况。

  昨日记者在他们租住的房子里看到,柳艳兵一脸疲惫地坐在床上。他头部伤口处中心位置的头发呈红褐色,流着少量的白色脓体。柳艳兵说,现在自己如果出门走路时间较长,就会出现头疼头晕的状况。

  今天上午,柳艳兵来到宜春市人民医院进行复查,医生对他头部进行了重新包扎。医生表示,由于他的头部伤口较大,加上天热和休息不足,致使发炎。医生提醒他最近保持好休息,并要求他明天继续来复查。